<dfn id='aaqu1'><optgroup id='aaqu1'></optgroup></dfn><tfoot id='aaqu1'><bdo id='aaqu1'><div id='aaqu1'></div><i id='aaqu1'><dt id='aaqu1'></dt></i></bdo></tfoot>

          <ul id='aaqu1'></ul>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包头新闻网:戎鹏强:深孔镗工 贯直人生

            发布时间:2018-12-20

              今年5月,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启动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日前,主办单位审核确定了由各地和军队推荐的322名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7月24日起在中央主要媒体和重点新闻网站进行集中公示宣传,我市北重集团深孔镗工戎鹏强、北重四中教师刘嗣东入选。

              ■事迹简介

              34年忠信笃敬,一个仅有初中学历的兵工人忠诚信仰、忠诚国防,屡破国外深孔技术壁垒,多次创造深孔镗领域“中国第一”,加工良品率达99.5%,用生命淬炼“中国制造”。30岁捧得全国劳模桂冠,一路走来,成为全国技术能手、兵器首席技师、大国工匠。

              34年敬事而信,他执着传承兵工人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红色基因,敬畏产品、敬畏岗位、立诺践信,专注火炮炮管加工,解决技术攻关难题30余项,技术发明创新2项,图纸改进10余项,为企业节约创效近千万元,用匠心打磨“优质制造”。

              34年贯直人生,他坚定兵工人要正、要直的追求,甘守清贫,被业界誉为深孔镗加工的“定海神针”,多次婉拒民企高薪聘请,传道授业解惑,为国之重器而战、为国家荣誉出击,用德行孵化“工匠制造”,培养出一大批顶天立地的新时代“蓝领”工人。

              忠信笃敬

              用生命淬炼“中国制造”

              “做军工产品的不能出问题,因为产品牵扯到战士的生命,牵扯到关键时候可能是一场战役的转折点。如果打不响打不准,是要命的,可以说是天大的责任。”34年间,他忠诚信仰、忠诚国防,用实干和业绩诠释着“忠信笃敬”的职业内涵。

              在内蒙古北重集团,戎鹏强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

              1983年,18岁的戎鹏强初中毕业后进入中国兵器快乐彩票官方网站内蒙古北方重快乐彩票官方网站有限公司(简称“北重集团”),成为火炮炮管生产线上的一名深孔镗工。他的工序主要负责对火炮炮管内膛进行精镗,是保证火炮直线度和火炮打击精度的关键工序,产品加工误差精度均以头发丝计算。在机加行业中,深孔镗是深孔加工中较难的工序,不仅得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精益求精的精神,还要肯吃苦、爱动脑、敢实践,才能独立完成操作。刚开始,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和深涩难懂的专业技术知识戎鹏强有点懵圈,也曾动过换工种的念头。但在师傅的言传身教下,特别是一根根笔直光滑的炮管如艺术品般从师傅手中诞生时,他被震撼了,“我也要做出这样的管子!”从那时起,戎鹏强暗下决心,立志成为像师傅那样的高手。

              从此,戎鹏强工余时间一头扎进了新华书店和书摊,所关注都是与深孔加工有关的理论书籍。有时,为了解决一个技术难题他向外车间的老师傅们讨教学习,尽管他们有的不是深孔镗工,但在车工上的磨刀技巧和技术有值得学习借鉴的立马拿来。为了练好基本功,他反复刃磨刀具,一点点摸索、试验,逐步掌握了高强度合金深孔加工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学习实践,戎鹏强的专业技能有了质的飞跃,干起活来更加得心应手。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公司走上了军民结合发展之路。戎鹏强所在的军品分厂依托深孔加工优势承揽了高压釜加工任务(用来做人造水晶用的管体)。客户对该产品的需求量很大,总是在工厂等着,一加工完马上就运走,早运回一天就早见效益。但当时遇到的难题,主要是加工速度慢。面对这个早已存在的“老大难”,戎鹏强这只“初生牛犊”对 “拦路虎”发起了攻击。他对镗刀片刃磨角度进行改进并确定合理的切削量,经过不断摸索和大胆实践,加工效率由原来的24小时加工1件,提高到加工4-5件,且加工良品率达到99.5%。该加工方法一经推广,高压釜加工瓶颈就被彻底打通,也为以后加工大口径产品,提供了借鉴样本。

              1994年下半年,戎鹏强所在车间在处理一批陈年积压存有质量问题的身管毛坯、半成品时,经多方鉴定,认为其中7支身管经深孔镗技术攻关后,尚有挽救的可能,但能否成功谁心里也没底。这一重任落在了戎鹏强身上。面对困难,戎鹏强冲了上去,他用光学窥膛仪细心探察,找到了质量问题严重的部位,查明了问题成因,针对每支身管存在问题的特征做好标记和记录,采取了不同的加工方法,甚至制定出两个实施方案。经过一周的深孔镗工序加工后,这7支身管全部合格,顺利转入下一道工序,为工厂挽回了近百万的经济损失。“真是妙手回春呀,死马当活马医,竟然医活了!”车间主任赞不绝口。

              1995年1月至7月,公司承担了外援产品生产线通线任务,戎鹏强被组织派往援助地。在异国试制开始后,加工出的几支身管无论是表面质量还是内膛质量,完全达到产品图纸要求。4月初,外方见中国的工装外表不如德国的精致,建议使用德国工装。德国工装外表虽然精美,但存在一些技术问题和设计缺陷,不适合在我国提供的机床上使用。在加工身管时,由于刀体偏离中心轴线,如果继续加工,将会出现镗不圆的现象,造成样柱不通、产品报废。这一问题被戎鹏强及时发现,并与中国专家共同制定了挽救方案,使用中国制造的工装和刀具进行修复。经过4个多小时极为紧张和细心的操作,成功修复了即将报废的身管。外方人员对戎鹏强竖起大拇指:“中国专家OK!”此后,该公司提供的工装替换了德国工装。

              入职12年,“三板斧”砍下来,诸多难题迎刃而解,戎鹏强在深孔镗殿堂镌刻了“中国制造”的碑迹,30岁时,捧得“全国劳模”桂冠。

              敬事而信

              用匠心打磨“优质制造”

              “特种钢良品率为98%。加工一根炮管需要好几十道工序,绝不能因为自己1%的那道工序使产品报废。”34年,他敬畏产品、敬畏岗位,独创的“四字诀”工艺法,几乎以“零误差”解读着什么是“敬事而信”。

              深孔镗最难的是因为没有辅助工具,加工时根本看不到刀具在零件内部的切削状况,只能凭手感,摸刀杆是深孔镗工必备的技能。为了练就以“手”当“眼”的绝活儿,戎鹏强每年用坏上千把刀具,加工各式各样的孔,用途也不一样,它的精度要求相当高,孔径的公差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三分之一,加工难度、技术要求属于比较苛刻的,产品的直线度要是超差,内孔不直弯了,那就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在戎鹏强的职业生涯中,就有这么一次,加工完后,产品比指甲盖稍微薄了一点点,超出0.5毫米,这支产品报废了。虽然从直接责任上讲,不是他的,但戎鹏强认为,一根炮管几十道工序,自己的工序得为前后工序尽可能地减少公差,比如说这个公差要求为0.015毫米,他加工出来基本上就是0.005毫米,这样所有工序公差累加起来不致超差,才能不影响产品的质量。

              戎鹏强说,从那次出错后,觉得自己学艺还是不精,必须还得从头来。在那以前笔记做得很少,从那以后开始做笔记,并由此总结出“摸、听、看、量”四字诀。“摸”,就是根据摸刀杆判断刀在行走时的状态;“听”就是听机床发出的声音和硫化油流动的声音,判断机床运转是否正常;“看”就是要看铁屑的形状和电流表的读数;“量”就是测量刀杆每分钟行走的距离。凭着“四字诀”,戎鹏强登顶技术“珠峰”,完成了他在深孔镗领域“定海神针”的华丽蜕变。

              2005年初,戎鹏强所在分厂承接了某航天科研院的实验平台关键零部件——口径30毫米管体,技术要求十分苛刻,两根5米长身管口径一致性公差仅为0.02毫米,并且通过十倍口径样柱,样柱与身管口径最大间隙为0.02毫米,抛光后表面粗糙度为Ra0.2。一天某航天科研院负责人来分厂调研,看到戎鹏强机床的状态说:“真是难为你们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确实需要这个产品,这个产品只有少数国家能够生产,但人家不卖给我们,国内没有厂家愿意接手,拜托你们啦。”戎鹏强说:“我尽最大的努力去试,我知道这些东西的分量,你放心吧。”他勇挑重担,带领攻关组制定加工工艺,主动承担了深孔拉铰、珩磨、抛光等工序加工,配制钻孔用的收油器和钻孔刀具等工装,开始向深孔镗新高地发起冲锋。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回推倒重来,多少次成功仿佛触手可得却又一切归零……工艺研发来不得半点失误、差错、不实,只有一点一滴、一步一个脚印夯实真理、修复问题,信守对技术、标准的完美要求,才能抵达成功。经过反复摸索和实践,近两年后,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这标志着北重集团成为国内首家掌握超长小口径深孔加工技术的企业,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大国利器”孵化器横空出世!

              2012年,一个航天、航空发射试验装置的关键部件订单“在全国转了几圈无人敢接!”——在长8米的钢质圆棒料上打一个孔径28毫米的通孔,通孔只有成人大拇手指粗细,而加工深度却有三层楼高。管体孔深长度与孔径长度之比大于100倍的圆柱孔被称为超长径比深孔,而该产品的长径比却达到了惊人的300倍。由于加工难度极大,精度极高,该产品国内还没有厂家能生产,国外只有法国生产过,不但价格昂贵,而且对中国禁售。为了打破国际垄断,让我们的“大国利器”巡弋海天,戎鹏强接过了这项国家级难题。

              加工过程中,由于孔径小、刀杆细长,很容易造成刀头震动、烧刀或者崩刃,有时他干一天活儿,只能走刀六七十毫米,同时走刀过程中要反复测量加工内孔的尺寸,有丝毫异常就要退刀从头再来。但不服输的戎鹏强没有放弃,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毫米一毫米地向前推进,一年半后,把这个国家级难题踩在脚下。戎鹏强成为掌握“超长径比身管加工”绝技的国内第一人。

              2015年,公司承担了新型海炮身管加工任务。由于是新产品,加工使用的刀体工装,加工时的切削深度、切削速度、转速等关键参数都没有,戎鹏强几乎是从零起步,试制过程中尝试用木导键刀体加工该产品,但造成加工精度差,加工效率低,而且出现锥孔、直线度超差、样柱不通的问题,达不到技术要求。当时技术团队一筹莫展。眼看着交付时间一天天临近,戎鹏强冥思苦想加工方案,最难的时候,他曾连续一个月每天和技术人员攻关到凌晨1点,回家稍微闭一下眼,然后洗漱,吃早饭,又回到现场。经过不懈努力,戎鹏强成功对工装、刀具进行自制改造,解决了该产品精加工工序难点,同时对所用的精镗导片重新设计各种角度,使产品一次加工合格,自制刀体在加工中发挥了绝对优势,使加工产品的直线度、光洁度等主要指标得到保证,也提高了工作效率。

              从坦克新型火炮、新型海炮、陆军各式试验装备,到国家重点实验装备激波风洞装置、超长径比深孔产品等科研项目,戎鹏强不仅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而且解决了加工变形、震动、出口偏等诸多技术难题,突破了高强度合金深孔加工技术,书写了深孔镗领域“优质制造”传奇。

              贯直人生 用德行孵化“工匠制造”

              “深孔镗加工,最讲究的就是一个要正一个要直。特别是军工人,国家的荣誉感必须得有,这种精神不能丢,为了这个使命,必须毫不犹豫地去干。”34年,他贯直品行、贯直事业,甘守清贫一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顶天立地的“国防蓝”。

              这些年,戎鹏强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高技能人才。带出 16 个徒弟中,有 2 名已成为技师,13 名高级工,他们已成为北重集团炮管加工的骨干人才。他先后举办了多期技能培训班、高技能人才技艺现场演示会,通过经验交流、现场指导等方式,向徒弟们传授操作技巧和经验,使多名技能人才受益。

              操作上戎鹏强不仅倾囊相授,而且对每个徒弟都用心去相处、用爱去感化。他现在带的徒弟张杰以前是从事别的专业的,属于门外汉。戎鹏强手把手地教,一开始,小张还不能独立加工产品,收入不高,戎鹏强主动把工时分一半给他。谈起此事,张杰总是感动不已:“我三年出徒,一千多天的时间,戎师傅总是不厌其烦地带我,还把钱分我一半,我师傅是独一个。”

              作为业界响当当的“定海神针”,戎鹏强干起活来,有钢的硬度,锋芒所指、攻无不克,但他对企业、对事业,却是侠骨仁心,大爱无疆。他已经 50 多岁了,还有不到 10 年的时间退休,他现在正在把自己的手艺、诀窍进行整理,做好传承。这几年,有不少私企老板开出高薪想挖走他,但都被他回绝了,他觉得自己掌握军工技术就要服务国防,给私人老板打工收入会更高,但那不是自己的追求,那就是为钱而奋斗了,就没有国家荣誉感、岗位使命感,有可能自己的技艺就没了,不能对不起企业对自己的培养。

              “我一直要求自己和徒弟们,干工作跟人生的直线度一样不能走偏。”戎鹏强用日常点滴言行,传好了深孔镗领域“工匠制造”的接力棒。

            查看原文

            关闭窗口
            《包头日报》:北奔重汽首台新能源样车下线2018-11-19
            包头新闻网:北奔重汽亮相珠海航展2018-11-14
            《包头日报》:北奔重汽首台4244A 科研样车下线2018-09-03
            《包头日报》:一机集团前7个月民品收入28.6亿元2018-09-03